当前位置:魅力原点 > 当代教育 > 正文
02月16日

文学特长生圆梦清华园——乐中理科生自述参加高校自主招生考试全过程


发布者 : admin | 分类 : 当代教育 | 超过 人围观 | 已有 0 人留下了看法

编者按:乐清中学的理科生孔洁,可谓是当年学霸考生中的另类。她的高考成绩为706分,对于理科生来说,并不算非常高。不过,由于她出色的文学特长,参加清华、北大、人大自主招生考试,获得了清华大学降分40分录取、北京大学降分30分录取的资格,她最终选择了清华大学人文科学实验班。后来,她写了近万字的文章《再回首》,介绍自己在乐中求学及被清华录取的整个过程,在微信朋友圈被大量转发,现予以删节刊发,以供家长、学生参考。

在乐清中学的三年里,毫无疑问在丹霞文学社的经历让我收获最多。不夸张地说,三年前带着几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闯入了文学社,我的人生轨迹因此完全改变。

入文学社的第一年,我的成绩平平,在黄忠老师热心帮助下四处投稿,四处参加各种奇怪的比赛。记得自己拿到“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三等奖的奖状时,我甚至想不起参赛的究竟是哪篇文章。然而除了暑假参加的“叶圣陶杯”,其余全国性的作文大赛统统与我无缘。这并不意外,我心知自己没有天赋,也没有从小学到高中的训练和积累,我只有一支笔和一颗不愿服输的心。

我的写作周期很长,往往喜欢花大段的时间去细细打磨每一个人物说话时的眼神和动作,一个段落会反复修改反复写,而且我向来习惯手写,写好后再录入电脑中,无疑大大降低了效率。在黄忠老师非常密切的关注下,文章的发表量也慢慢地上去了。

高二下学期,我参加温州市小文学家的评比,从材料到文学素养考核到现场作文比赛再到颁奖仪式,我从未想过这一切会是这样顺利。我也一直没有忘记,考现场作文那天我脚伤尚未痊愈,同行学弟的父亲将我一直背到考场。“叶圣陶杯”十佳的材料准备也顺利过关,那时候我知道对手强劲自己胜算很小,心里也不多在意。“叶圣陶杯”开营的那天晚上我还在宁波等着飞机,次日晨起坐在车上飞奔往赛场时我困得睁不开眼睛,竞选演讲的稿子我甚至都还没背熟,就仓促地上了台。一天后结果出来,很意外地拿到了第九名,透明的奖杯拿在手里似有千斤重。

高三时我放手了文学社的工作,专心复习迎接高考。但文学社的经历仍然在影响着我,在作文竞赛场上的拼杀让我学会宠辱不惊。

高三时我就做了两件事,做题和看书,做题是主业,看书是放松。直到高三下学期学校图书馆不再允许高三学生借书的最后一刻,我都在读书。做题和读书都是使人沉静下来的事,让人真切地感受到校长所说的“纯粹”。我自觉避开了长篇小说,每周抽一个中午去图书馆读《南方周末》,开始读诗歌,读人物传记,读科普作品,读政治经济。

11月份本是出自招信息的时间,但一直到今年2月份,各大高校才陆续出了自主招生简章。开始时我选择了人大,因为有一位我非常喜欢的拉丁语教授在人大教书。人大只允许报三所学校,在父母的极力要求下我还选择了北大和清华。

在参加自招过程中,父母的帮助非常重要,帮我整理证书、样刊,并一一复印。当然最好是你每次收到样刊时复印五六份备用,不然在忙碌的高三阶段很难抽出时间自己整理。

选学校的过程中一定要非常细致阅读招生简章,把其中的每一项要求都理解透彻,并且要注意各种考试的流程和安排。今年的材料基本上是网上递交的,我也请自己的父母帮忙扫描各种材料,在自招系统里逐一上传,黄忠老师也为我找到了推荐人,给予了我非常多的帮助。

初审材料中比较重要的还有自荐信。我是等到出了简章、最终决定了学校后才开始着笔写的。写的最认真的还是人大的自荐信,作为文学特长生,我把自荐信当成一篇文章来写,着力在文采和情感上加以渲染润色,我甚至还给自荐信写了个标题。信里夸赞高校的话自不可少,但也应当适可而止。我将重点放在了个人的过去经历和未来发展上,努力表现出一个有上进心但并非骄傲自满、有理想但并非不切实际的自己,并在结尾提及了那位教授来显示我对人大的了解。清北的自荐信我修改了对高校的认识部分,毕竟每所学校的气质不同,一定要抓住这些特点来描述。

4月底左右出了自招结果,三所高校都顺利通过了,我开始安心准备高考。

高考结束后,就是自主招生的笔试了。清华是上机的考试,考点设在浙工大机房。考试内容比我料想得要简单,至少数学没有我想象得那么难。全都是不定项选择题,数学用排除法、代入法半做半猜也可以做得七七八八。语文考了什么世界四大戏剧体系,考了红楼梦里的一句诗词,文言文阅读用的是《孟子》的两个选段,现代文有两篇,一篇关于古今的“天文”概念,还有一篇讲混沌理论,干扰性很强。
  后来在网上,才知道这场笔试是分省分专业排名的,很多大神被刷了个干净,我只考了110分能过笔试关,可能与人文科学实验班这个专业对手数学比较弱不无关系。
  第二天上午是北大和人大的笔试,时间重了,一番纠结后我还是决定去北大。然而当晚十一点多我们还因为航班延误被困在杭州机场,和机场工作人员争执了半天,一点钟才登机。
  下了飞机,赶到海淀区,我靠着咖啡撑过了整场笔试才没有一头倒在地上昏睡过去。笔试只有一篇大作文,给了两篇文言材料,一篇来自孟子,一篇来自庄子,让你自由发挥,不发草稿纸,也不准在材料纸上打草稿。我用三号字体1.5的行间距写了三页白纸,检查过错别字,就交卷了。
  第二天北大面试。一对一的面试,总共三场,第一场是自我介绍。我简述了高中三年的经历,重点放在文学社上。老师很亲切,随意问了我一些关于自己的兴趣爱好、人生理想、对大学规划一类的问题,然后便让我离开了。
  第二场中文系系主任亲自上阵,他抽出昨天的笔试题目,开门见山地说:“我想问问你,你昨天回去之后,想一想这篇文章,有没有觉得遗憾?”
  我不知道自己在里面待了多久,整场面试基本上都是他在驳斥我的观点。我头痛欲裂,几乎说不出话,感觉非常糟糕。最后他喘了口气,收拾了一下材料,说:“虽然说你是尽力了,但是呢遗憾还是有的。”
  第三场还算轻松,讨论了我看过的一些书籍。老师非常和蔼,并没有追问书的内容来考察我是否真的认真读过。我详细讲了杰克·伦敦和济慈,准备好的卡尔维诺那些格调更高的作家没有用上。讲济慈时我提到读的是屠岸译本,老师显然非常感兴趣,问我他翻译得怎样,还说自己前两天见着屠岸的女儿。非文学类的书籍本来是我想重点描述的,但一提到量子物理的书老师就打断我,我说自己是理科生,他像是刚刚发现似的扬了扬眉毛。老师问我觉得量子物理与文学有什么关联,我一时答不上来,他提示我说量子物理描述的内容和文学要探讨的人性本质都处于一种朦胧的灰色地带。为了不显得太无知,我连忙补充:“对,有种混沌的感觉。”听到“混沌”这个词,老师爽朗地仰头大笑。我本想再讲讲其他非文学类的书籍,但是老师已经宣布面试结束了。
  下午迟些时候还有体质测试,高科技的器材让我大开眼界,仰卧起坐都不需要人工计数,绑在腰上的计数器会自动记录并传到仪器中。
  休息一日,是清华的面试。清华的面试像是把北大的三个考场揉成了一个,三对一,因为是人文专业,问的内容差不了多少。三位老师都是男性,不苟言笑,目光严肃,看起来非常专业精干,坐的位置离我也有一定距离,和北大的感觉截然不同。一位老师打开摄像头,面试便开始了。首先是自我介绍,我在北大的那个版本上稍加修改了一下,决定不求出彩但求稳妥。随后是随机提问,我依然拿杰克·伦敦当挡箭牌,提到他的文字中有一种“野性的力量”。一个老师便笑了笑,问我觉得自己身上有没有这种力量。
  我开始放松下来,思维变得活跃。在讲述非文学类书籍时我提到《人类简史》,老师们显然对这本书非常有兴趣。我描述了书中几个非常新锐的观点,其中一个是作者认为人类社会得以发展和正常运转所依赖的很多概念,例如法律、自由、平等,全部都是建立在人类的一种集体想象上的。在老师的追问下我对这个观点表达了认同,并且给出了自己的分析。
  当然这场面试也不是十全十美的。比如我的个人陈述中提到了语言学,老师便让我分析一下汉语和英语的区别。这并不是一个很困难的题目,但是因为当时我感觉自己之前读过类似的分析文章,把注意力集中在回忆文章内容而非分析上,导致回答得很没逻辑。事后想想,其实只要从语言学的各个分支考虑,从语音、语法、词汇等等角度稍微阐述就可以了,毕竟是不同语系的语言,可讲的不同点比英语和法语之间的实在是多多了。

总体上看,这场面试发挥得中规中矩,最终不分省不分专业地排名得到了40分的加分,属于中等水平,符合我对自己的预期。

体测与北大的差不多,只是少了仰卧起坐,多了神奇的台阶测试,对此身上仍酸痛无比的我非常感激。

最终得知自己获得北大降30分,清华降40分成绩,我感觉自己的释然多过喜悦。至少这证明了自己曾经的努力并没有付之东流。然后便是耐心地等待高考成绩,706分,名次一千出头,侥幸地获得了走进清华的机会。有人问我是什么感觉,我说,好像做梦一样。

(来源:阳光教育/作者:孔洁)

责任编辑:文禾

本文出自 阳光教育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Tags: 孔洁  文学特长生  阳光教育  

« 上一篇下一篇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必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